斯文败类.

一个破文画人。关注的都是最喜欢的老师们,我能吸这些老师一辈子。

#花吐症+花纹症①
#脆皮组

夜深,宝石们纷纷都已进入了休息状态,然而法斯却突然惊醒了,她猛然坐起,一只手抬起放在胸口前紧攥着衣物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直到自己稍稍缓过来了些,她又仔细地回想了一遍刚才梦中的情景:自己和辰砂接吻了。

法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她的手不自觉地抬起,指尖触碰到嘴唇又迅速收了回来,法斯盯着自己身上的被褥愣了很久很久,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将法斯从游神中拉回来的是来自尾骨处那莫名剧烈的疼痛感,法斯下意识地将手伸去揉了揉。指尖在一个凹陷处停顿,法斯侧身查看了一眼自己的床上确定是没有异物的,那么自己身上的这个如同芝麻大点的小洞②是哪里来的?是在战斗的时候不小心弄的?还是在哪里不经意间磕到了?可真要是那样的话为什么又会在这时候产生痛感?法斯思考到头疼也想不出个合理的解释,这时尾骨处的疼痛也已经削缓的差不多了,法斯也不想再更多地折腾自己于是干脆倒头继续睡觉。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法斯每天晚上都会受到来自尾骨处的折磨,而且她感觉到疼痛的范围正在逐渐扩大,这让她慢慢意识到这不是个单纯的类似碰伤的小事。但是法斯意识到了又能怎样呢?法斯本来就不喜欢思考,况且就算她思考了也不会得出个前因后果,不如还是选择顺其自然。更何况,春分快到了。经过了漫长的冬眠,自己已经许久没有好好活动了,而随着春分的到来,太阳的光照也会跟着变强,自己才能完全恢复正常的行动力。罢了,能熬一天是一天。

春分如期而至,法斯开心了一整天,直到晚上都是,她只希望今天能睡个好觉。可是结果却恰恰相反,不同平日的灼烧感越来越强烈,这让法斯觉得自己的背部马上就要裂开一般,最终忍不住地喊出了声,下一秒便因重心不稳从床上栽倒在了地上,险些摔碎。好在痛感只维持了一段时间便开始渐渐消失了,法斯略显艰难的趴到了屋外,最终在池塘前这才坐起身来,法斯反手轻轻触碰那些凹陷的地方,那感觉就像是好几根错连在一起的线条,她借着旁边几盏水母灯的光亮,这才从湖面上看清了自己背上的图案,那是一种花的形状。

-“是花吗?”

金红石仔细地观察着这个陌生的图案说出了一句并不是很让人满意的问句,这让法斯马上转身面对她没有好气地答道

-“这个谁都能看出来的吧?我当然是想知道这是什么花啊。”

法斯本就不喜欢金红石站在她身后,那样总感觉很没有安全感,更何况对方还用手去触碰那个图案的位置,这更加让法斯受不了,就在法斯在心底狠骂了一句“庸医”的时候,金红石却转过了身去,似是在思考什么。

-“我觉得你或许可以试着问问她。”

法斯顺着金红石的视线望了过去,那是一个长方形的木箱。帕帕拉琪亚...吗?对啊,她应该会知道一些吧?法斯上前拥抱了一下金红石夸了一句天才便跑了出去,她要去海角收集宝石,那是能和帕帕拉琪亚说话的唯一途径。

可是收集宝石哪有那么容易,就算金红石那里本来就有些许库存不需要收集太多,但这也耗费了法斯将近几个月的时间,而花纹这时也已经布满了法斯整个背部了。

帕帕拉琪亚醒了,这让法斯觉得这几个月来的努力并没有白费,金红石也已经离远了些把说话的空间留给了这两个人,尽管她也想和帕帕拉琪亚说话。但是法斯已经来不及内疚了,只要她望见帕帕拉琪亚目前身上的五颜六色的宝石就觉得时间十分紧迫,法斯将制服撩起来将布满花纹的背部展现给还在木箱里坐着的人。帕帕拉琪亚也是个聪明人,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但她下一秒的神情让法斯很心虚,因为那个表情,透露着惊讶,不敢相信,十分复杂。

-“此花因爱而起。”

这是帕帕拉琪亚从醒来到再次沉睡的过程之间说过的唯一一句话。爱?为什么是爱?显然帕帕拉琪亚的这句话并不是法斯所想要听到的答案,因为法斯从白天琢磨到现在也没有什么思绪。啊啊真是受够了,为什么自己会遇到这种事啊。法斯半趴在床上用枕头罩在自己的头顶,目光却望着窗外出神,花...花...除了整天都在游手好闲的自己,谁还会比较熟悉外边的那些草木呢...啊...的确还有一个不是吗?

海角之上,那里是之前自己和辰砂相遇的地方,法斯挑着黄昏之时来到了这里,因为这个时候月人有很少的几率会出现,而自己实在是被后背的事情搞得焦头烂额了,又哪里还有闲心去躲避月人的攻击呢?法斯向四处看了看,没有任何人影。说来倒也并不奇怪,明明自己之前对对方说了那样的话,而自己却跑去收集宝石将承诺忘得一干二净,这样想来法斯懊恼地坐了下来用手捂着头像是在反省一般。

法斯并不知道自己就这样坐了有多久,只知道当自己再次抬起头来时身上多多少少已经停了好几只蝴蝶,法斯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打算往回走,目光却被自己刚才坐处旁边的东西吸引,是四叶草。

是很难得遇见的四叶草啊,正当法斯拾起这小幸运的时候,她注意到了就在不远处还有好多,法斯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她将看到的这些一一捡起,而就在自己面前的高草丛中突然传来一小声咳嗽,这把法斯一下子吓得摔倒在了地上,正当法斯正在抱怨的时候她看见了躲在草丛中的辰砂,而辰砂也不出意料地...跑了。法斯刚想叫住但辰砂已经跑得有些远了,在她重新站起来无意间地回想了一下刚刚的辰砂,捂住嘴部的动作很明显发出咳嗽声的人就是辰砂了,但是,为什么感觉,从辰砂捂住嘴部的手缝中...会有四叶草呢?

法斯确定那不是自己的幻觉,这让法斯觉得很稀奇,难道...辰砂当时在吃四叶草吗?不可能的,宝石人不需要进食,那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果然还是找个时间当面问一下吧。

这件事一拖就拖到了秋分这一天,法斯也清楚再不去的话,冬天也不远了,那么冬眠之后就要到明年了,法斯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如果能找到辰砂的话,自己又怎么可能会拖到现在?辰砂简直就像水蒸气蒸发了一般消失了好久,起码对于法斯看来是这样的。走着走着法斯又来到了海角,她望着近在眼前的海洋不知道该想些什么,然而就在她轻叹了一口气转身打算离开时,海风中夹杂着一小株四叶草飘到了法斯眼前。法斯不曾觉得四叶草会如此容易就出现,毕竟如果这么常见的话,就不是自己喜欢的,代表幸运的四叶草了,她如此想着,又想起了那晚辰砂从手缝中半露出的四叶草,会是辰砂吗?法斯的目光随着四叶草吹来的方向望去,脚步也不觉地迈开。

法斯找到一处类似岩石洞穴的地方,讲真这个地方事真的隐蔽,这让法斯不自觉地走上前,空气中布满了植物的清香,待到法斯看清了洞穴里面的场景,她呆住了。这里全是四叶草,无根的四叶草,而在这些四叶草的中央,辰砂正坐在那里,看上去状态极差。辰砂怎么也想不到法斯为什么会找到这里,然而无法停止的咳嗽,在当自己看见法斯的时候,变得更加恶劣了,这迫使自己什么都已经思考不了了,止不住的四叶草从自己的嗓子中咳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有谁...能来帮助自己?

将法斯从愣神中扯回来的,毫无疑问是辰砂的咳嗽声,那听起来很痛苦。法斯小心地靠近辰砂,拍拍其背试图减轻她的负担,但想想也知道这是无用的。然而就在法斯无计可施的时候,身体突然一震,紧接着的是来自背部剧烈的痛感,又来了,那种令人感觉要碎掉的灼烧感,但是这次并不是单纯的感觉了,法斯感受到了背部上的宝石已经开始碎裂了,然而花痕仍在扩大...完了。

-“喂!法斯!”

法斯是被辰砂喊醒来的,她猛然坐起,发现自己并没有完全碎掉,只是背部碎了一层,但依旧可以行动。法斯看了看地上的碎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而辰砂的咳嗽再次引起了她的注意,法斯坐在那里望着就跪坐在自己面前咳嗽的辰砂不清楚自己能做些什么,就这样愣着,焦灼着,一个想法从自己的脑袋里蹦显出来,如果把辰砂的症状转移到自己的身上呢?反正自己的状况至今是个谜,那感觉就像自己迟早有一天会全身碎掉一般,那还不如先帮助辰砂。

但是尽管自己这样想着,具体怎样做才能转移,法斯这满是宝石的脑袋又怎么可能会想到什么呢?又是一阵咳嗽,法斯再次被从思考中拉出来,她突然注意到辰砂一直捂着喉咙...那么,通过嘴就可以了吧!想到什么便做什么,法斯猛然起身唤了一声面前人的名字,下一秒便伸手抓住辰砂的手臂往自己这边拉,见其脸靠近到恰到好处便吻了上去,法斯吻得并不温柔,毕竟她也没有接吻过。啊不,有过一次,是那个梦。

实际非常短暂的接吻对于两个人来说简直不能再漫长,两个人在接吻过后同时吐出了相同的四叶草...成功了?

然而事实看上去的确是这样的,辰砂已经不再咳嗽了。但是事情还不仅如此,法斯发现之后自己不仅没有像辰砂一样咳嗽,尾骨处的裂痕也跟着停止生长了,掉落的碎片也能好好的接上,这对法斯来说,简直是感觉生活都轻松了不少。后来法斯又去找了辰砂几次,两个人交谈了很多很多,到了最后,即使没人提及,但是两个人都从心里明白着,自己有个喜欢的人,对方也喜欢着自己。

来年初春,法斯和辰砂又在海角相遇了,这一次,辰砂没有跑开。两个人就那么在那傻站着,互相微笑着,仿佛视线里只存在对方一般。


①花纹症:暗恋对方的那位,从身上尾骨处的皮肤开始,会有暗恋的人喜欢的花朵的花纹,类似纹身的图案,并且会像植物一样慢慢生长,每一次花期,长有花纹的地方都会有强烈灼痛感,生长速度会比平时快很多。如果不能得到好的结果,被寄生得了“花纹症”的人,最终会全身铺满“花纹”,花朵会真的脱离宿主,最终寄主消散为花朵,即开即逝。这里因为是宝石人,所以红线直接改成浅浅的凹陷,解决的办法就是亲吻,因为我觉得宝石人亲尾骨这画面很...大概是ooc吧嗯,然后如果最后没有得到好的结果,那么会随着身体上的裂痕开始全身碎裂最终只留花朵的形状,且不能被拼起。
②度娘上说昙花种子像火龙果的种子,所以才写的那么小,此文中个人设定花纹症的形状就像花儿生长一般,由种子的样子开始,后变花苞的形状,再变昙花的开花形状,以此过程类推。因为昙花花期过长,是在秋季和春季开花,又是在晚上,所以本文法斯的症状每天只是在晚上的时候生长一点点,但一到了春分和立秋这两天的晚上,便会迅速生长出完整的一朵昙花图案,相对其他花这已经很长了,当然这也给了后文法斯去花费一些时间寻找适合帕帕拉琪亚的宝石做了条件。
③四叶草的花语:
第一种说法是四片叶子分别代表真爱,健康,名誉,财富。
第二种说法是前三片叶子代表希望,信心,爱情,而多出来的第四片叶子则代表幸运
此文参考第二种说法
④昙花的花语
刹那的美丽与辉煌,一瞬即永恒的美好;虽然短暂却真挚,执着的追求内心的真情。
为什么设定辰砂喜欢昙花,简单,因为私心,个人认为辰砂应该是希望自己能像昙花一般,能有个过人之处或者显现自己价值的闪光点,哪怕只有一点,哪怕只有一瞬间。
⑤本文中法斯是最初时期的,写文时间较赶质量偏差在此致歉,全文所有第三人称设定为“她”,因为阿叽是好色肉食百合豚...嗝。

@纪纪身上叽 签收亲爱的,情人节快乐。

#脆皮组
#心脏移植梗(是刀

法斯醒了,他是最后一个醒来的宝石。

在钻石的陪同下,法斯认出了在石英殿⑤内的所有宝石,也记得当时战斗的情景,过去的记忆也看起来并没有损失很多,这点让金红石感到很疑惑也更加增强了他想要解剖磷叶石的欲望,因为法斯在上次战斗中丢失的宝石部位是——心脏。

在其他宝石看来,法斯依旧是法斯,起码从外观上看是的。当然变化肯定还是有的,但也只有法斯自己一个人知晓。法斯开始会从内心里下意识的躲避旁人,不过并没有真正表现出来,法斯还发现自己总喜欢一个人在四处散步,尤其是在天黑之后,自己会不自觉地按照感觉游走,而其路线是一样的,那看起来像是在巡察。可是宝石并不需要夜巡,因为月人不会在晚上出现。

上次经过海角的时候,“比起守夜更加快乐,只有你才能做到的事情”这句话脱口而出,那是什么呢,这绝对不是别人对自己说的,自己之前并没有被安排过类似夜巡的任务,也更不可能会是其他宝石,会是在夜间出没的动物吗?那基本是不可能的。那么...是谁呢?

回忆想到这里,回过神来法斯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较为陌生的地方,这是一个类似洞穴的地方,其构造简易,四周除了石头还是石头,真不是个好待的地方,起码没有人会想在这呆很久,可明明是个自己不常来的地方,却让自己感觉到了几丝熟悉以及...心痛。

...。

法斯借着合金很轻松的就到了洞穴入口,一阵寒意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他又往前走了几步,视线扫视着洞穴四周试图想发现些什么。

然而并没有,视线中除了石头依旧还是石头,在法斯觉得并没有什么再值得继续看下去的时候,一些悉索的声响引起到了他的注意。那是什么?法斯朝着那个东西走近了一些这才看得清楚了,那是一个夹着几张纸的夹板,自己好像有在书上看到过,是叫——博物志。那是身为学者老师才会有的东西,宝石当中...原来真的有过学者老师吗?法斯伸手欲将博物志拿起来,一张张变旧有些泛黄的纸张在海风的吹动下无规律的飘动,法斯竟一时看得有些入神,但当他无意间看见博物志的最后一张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将博物志甩了出去,那是一个轮廓很不规范的手印。不是因为惊吓,而是心脏,法斯感觉到心脏部位突然传来很莫名的感觉,那感觉很强烈,却表达不出,十分模糊的画面在脑海里闪现,有海洋,有月人,有博物志...还有一个身影。可是除了这些,法斯什么也想不起来。

法斯不稳地跌坐在地上,腿部被震碎了几处,合金却没有及时的合补上去,法斯盯着被自己丢到不远处的博物志,缓缓抬起手来,毒液⑥从无名指尖突然出现形成一个人形,并不熟悉的发型。望着指尖的小人,明明是如此明显的特征,法斯却记不起是谁。

...。

法斯带着博物志回去了,他把指尖的小人一个个宝石问了个遍,却没有人记得这个人,就连负责给自己做手术的金红石也无法给自己想要的答案...果然还是要去问老师吗?

法斯最终还是去找了金刚,尽管他并没有想去单独和老师说话的想法,但是,心脏告诉他,毒液构成的这个人,很重要。意料之中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老师只是闭着眼睛并没有要回答问题的表现,甚至是直接背身于法斯看着远处的海角,法斯觉得有种最后的希望破灭了的感觉,他无助了,他生气了,他生气明明老师肯定是知道些什么的可为什么不打算告诉他,可就在他开口欲吼的时候,毒液从自己的身边浮现在空中,朝着老师的方向飘去,只见老师注视着那毒液叹了口气,而其缓缓开口说的一句话,让法斯愣了很久,很久。


“对方是你成长改变的初衷。”


①文中全员第三人称设定为“他”,因为我懒
②个人认为对于宝石人来说,心脏处的记忆应该是最重要的,这里设定法斯心脏处的记忆,就是辰砂,战损后的法斯换掉自己心脏处的宝石,也就忘记了辰砂
③辰砂因为将自己心脏处的宝石移到法斯身上,而自己因为缺了一块,像帕帕拉琪雅的状况一样无法动弹进入沉睡,却依旧自身带毒,最后是被金刚老师藏起来了
④法斯需要转换心脏,那很有可能是战损,变强的法斯都能这样,其他宝石也肯定受了伤,所以会失去多多少少的记忆,而辰砂对于他们来说,都不算是太重要的人,所以应该都不会记得了,所以我才设定是老师把辰砂藏起来了,而忘记辰砂的金红石,只清楚要给法斯移植的宝石部件是老师给的,宝石部件的来由并没有过问所以不知道
⑤我不清楚宝石们居住的地方叫什么,因为是石英巨石做的,我就直接称它为石英殿了
⑥法斯体内的微笑生物很好的接受了辰砂的体质,因此也能产生少许的毒液,但是只有在法斯想的时候才会出现
⑦第一次写宝石的文,时间也没有用很久,要是觉得辣眼,在此致歉。